• 欢迎访问举个栗子网站
  • 小说APP下载 xsz.tw 不带广告的小说站

举个栗子:究竟为什么“痒”?

日报 举个栗子 2年前 (2017-11-14) 28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究竟为什么“痒”?

“痒”是一种很微妙的生理现象,轻的时候让人愉悦,重的时候让人抓狂,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皮肤瘙痒难耐,但似乎仍然不如“疼”那么严重,所以一直没能引起医生们的足够重视。

我国传统医学认为皮肤瘙痒多因肝旺血虚所致,因为过去人们相信风从内生,风动作痒。《诸病源候论》认为,每当体虚受风时,“风入腠理,与血气相搏,邪气微,不能冲击为痛,故但瘙痒也”。换句话说,我国传统医学相信痒只是一种轻度的疼。

现代医学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研究现代医学的科学家们相信任何结论都必须有证据支持,否则就要存疑。于是,科学家们利用手中掌握的先进的研究方法和手段,通过做实验来验证上述说法是否属实。

首先,科学家们通过实验知道疼和痒等等各种感觉是通过神经细胞传递到大脑中去的,如果把神经纤维切断,所有感觉都会消失。其次,科学家们发现小鼠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有一类神经细胞专门负责传递痒的信号,这类神经细胞表面带有“促胃液激素释放多肽”(Gastrin-releasing Peptide,以下简称 GRP)的受体,负责感知周围环境中 GRP 的存在。如果通过遗传工程的办法把小鼠体内的 GRP 统统去掉,小鼠就不再会感到痒了,但却仍然有疼感和烫感。反之亦然,如果用人工方法刺激 GRP 受体神经,小鼠就会像疯了一样拼命挠痒痒,停都停不下来。

获得这一发现的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陈宙峰教授,他将研究成果写成论文,发表在 2007 年出版的《自然》(Nature)杂志上。这是全世界第一个被发现的痒基因,具有划时代的意义。2009 年,陈教授再次发表论文,进一步证明负责传递疼痛信号的神经回路与负责传递痒感觉的神经回路完全不同。这两篇论文正式宣告了前文提到的中医理论是不正确的,痒不是轻微的疼感,而是一种独立于疼感之外的感觉

本专栏曾经于 2009 年介绍过陈宙峰教授的研究成果,没想到仅仅过去了 4 年,陈教授的结论就已经过时了。位于美国马里兰州贝赛斯塔的美国国立口腔与颅面研究所的科学家马克·胡恩(Mark Hoon)和桑托什·米施拉(Santosh Mishra)在今年 5 月 24 日出版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证明 GRP 不是触动痒感觉的初始分子。

原来,陈教授的两篇划时代的论文发表后,胡恩和米施拉便一直试图在脊柱之外的周围神经系统中寻找 GRP 存在的迹象,但却一无所获。与此同时,另有几名科学家也在从事同样的工作,他们也都没能取得任何进展。于是胡恩和米施拉猜测 GRP 很可能只存在于中枢神经系统中,因此不可能是痒的触发物质,真正触发皮肤痒感觉的另有他物。

经过艰苦的努力,两人终于找到了这个分子。这是一种被称为 B 型利钠多肽(Natriuretic Polypeptide B,以下简称 NPPB)的化合物,它是一种神经递质,可以触发带有 NPPB 受体的神经细胞,使其发出痒的信号。人工注射 NPPB 能够诱使小鼠不停地挠痒痒,但如果用一种拮抗剂阻断小鼠体内的 NPPB 的活性,小鼠就会完全失去对痒的感觉,但它对疼和烫的感受依然存在,没有受到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这个结果并不意味着 GRP 没用。胡恩和米施拉尝试过去掉小鼠体内的 GRP,再注射 NPPB,结果小鼠不再挠痒痒了。于是两人得出结论说,GRP 相当于中枢神经中的二传手,它接受了 NPPB 回路传递过来的痒信号,再将其传导到大脑中,使小鼠感到痒痒。

那么。科学家们为什么会对痒的机制那么感兴趣呢?原来,至少有几十种疾病能引起瘙痒,如果知道了痒的成因,也许就可以找出解决办法。另外,并不是所有的瘙痒都能够依靠简单的抓挠来解决,比如晚期癌症病人如果使用吗啡镇痛的话,浑身上下都会出现严重的瘙痒感,非常难受,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病人宁愿生活在疼痛之中也不愿意使用吗啡来镇痛的原因。如果科学家能够找到传递痒感觉的神经信号,并想办法阻断它,也许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提高癌症病人的生活质量。

(作者:土摩托)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究竟为什么“痒”?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