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举个栗子网站
  • 小说APP下载 xsz.tw 不带广告的小说站

举个栗子:超强记忆源自大脑异常?

日报 举个栗子 2年前 (2017-11-16) 27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超强记忆源自大脑异常?

2000 年春末,本文作者麦高收到了一封来自一位女士的电子邮件。这位女士名叫吉尔?普赖斯(Jill Price),正在与自身记忆所带来的麻烦作抗争。她在邮件中写道:“我不知该从何说起,希望您能帮帮我。我现在 34 岁,从 11 岁起,我就有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能力,能记住过去很多事。我完全不用看日历或者我在这 24 年来写的日记,就可以告诉你从 1974 年到今天之间的任何一天是星期几、我做了什么,以及那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尽管对于普赖斯的说法表示怀疑,我们依然对此感到好奇,并邀请普赖斯来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一个研究中心,这里是我们研究记忆的神经机理的地方。几个月后,也就是 2000 年 6 月 24 日,普赖斯拜访了研究中心,那天是星期六——这一点我们非常确定,因为普赖斯的来访日期记录在了实验室的日历上。而我们很快察觉到,普赖斯无需日历,就能记住这一切。

在第一次面谈中,我们都非常谨慎,试图找到某种客观的方法来验证普赖斯对记忆力的描述是否真实。尽管无法马上核实她所说的那些陈年旧事是否确有其事,不过我们提问了许多她出生以来发生的大事件。当时,我们手上有一本莎伦?卢卡斯(Sharon Lucas)所著的《回顾 20 世纪的每一天》(20th Century Day by Day)的影印本,这本书中列出了近一百年来每天发生在美国的重大新闻事件。

我们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提问,因为这是普赖斯发现自己记忆力超群的起始时间。当我们问她,1977 年 8 月 16 日发生了什么时,她迅速回答:猫王去世了。然后我们又问她,1978 年 6 月 6 日那天发生了什么,她回答说,那一天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限制房产税税率的 13 号议案。接下来是 1979 年 5 月 25 日,芝加哥发生了坠机事件;1991 年 5 月 3 日则播放了美剧《豪门恩怨》(Dallas)的最后一集……普赖斯每一次都能给出正确的回答。

随后,我们反过来问她某一个具体事件发生的日期:J.R[美剧《豪门恩怨》中拉里?哈格曼(Larry Hagman)扮演的角色]是何时被枪杀的?洛杉矶警察什么时候用警棍制服了罗德尼?金(Rodney King,1992 年法院判决逮捕黑人罗德尼?金的 4 名白人警察无罪,从而引发了著名的洛杉矶暴动)?面对这些问题,普赖斯同样对答如流。在测试过程中,她甚至还发现,书中关于 1979 年美国驻伊朗大使馆的人质危机事件的日期有误。

虽然我们测试的,大多都是媒体曝光度极高的事件,但普赖斯也能记起那些不那么重大的事件。她能够准确回忆起宾?克罗斯比(Bing Crosby,美国艺坛天才,集超级歌星、超级笑星、超级影星诸多身份于一身)1977 年 10 月 14 日死于西班牙的一家高尔夫球场。当我们问她是如何知道的时候,她回答说那年她 11 岁,当时她妈妈正在开车,载她去看一场橄榄球赛,车载广播宣布克罗斯比去世了。在另外一次会谈中普赖斯提到,她通过视觉记忆日期,她说,“当我听到一个日期时,我仿佛可以看到它,看到那年、那月、那日……”

在 2003 年 3 月的一次谈话中,她回忆了前 23 个复活节的日期,以及她在那些天分别做了些什么,在她的回忆中出了一个错——也许是因为她是一名犹太人,不过复活节吧。通过普赖斯保管了多年的日记,我们核实了她说过的许多话。我们还通过调查,核实了她有关私人生活的回忆。在随后的一次会谈中,她准确地说出了之前所有会谈的日期,以及每次会谈中我们分别询问的问题细节。

在确信普赖斯的确拥有“日记式”的记忆能力后,我们很想知道,这种能力能否扩展到记忆的其他方面。我们认为,她的记忆并非图像式记忆,因为她无法回忆起每天所经历事件的细枝末节,也分不清自己的哪把钥匙配哪把锁,而且她还会把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列成清单写下来。除此之外,她也不擅长死记硬背。

虽然普赖斯可以回忆起,11 岁之后的任何一天是星期几,但对于她出生前或者未来的某一天,她却没有这样的能力。从青春期前开始,普赖斯关于生命中所有日子的记忆,变得具有高度组织性、可随时获取,并且十分精确。在我们接触到普赖斯之前,还没有人研究过这种记忆——我们称之为“超级自传体记忆”(highly superior autobiographical memory,缩写为 HSAM)。现在,我们正在进一步探究 HSAM 的心理学和生物学机制,希望通过研究 HSAM 帮助我们解开记忆机制之谜。  

【超级记忆】

根据普赖斯的意愿,几年来我们都用化名“A?J”来称呼她。2006 年,我们发表了一篇有关她的超级记忆的文章,这篇文章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那一年的 4 月 19 日和 20 日,我们受邀参加了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的一档节目。2008 年,普赖斯终于决定揭开自己的神秘面纱,发表了一本回忆录——《不会遗忘的女人》(The Woman Who Can't Forget)。

回忆录出版后,另外一些认为自己拥有或可能拥有相似记忆力的人,也同我们取得了联系。通过一系列严格测试,我们又找到了 5 名拥有 HSAM 的个体。2010 年 12 月 19 日,这 5 个人做客了《60 分钟》(60 Minutes,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档著名电视新闻节目)。

在节目直播的几个小时里,我们收到了几十封邮件,发信者认为自己也拥有 HSAM,随后的几天内,邮件数量更是达到了上百封之多。我们通过电话与这些人取得联系,并就体育、政治、名人、节假日、坠机等历史上发生过的大事件,对他们进行了提问。

另外,我们在研究中心进行了一个更为正式的测试,招募了几十名与潜在 HSAM 拥有者年龄相仿的自愿者作为对照组,并将男女比例控制在 1:1。在测试中,一些声称自己有超级记忆的人表现还不如对照组,这说明虽然有些人认为自己有超级自传体记忆,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接下来,在测试中表现过人一筹的 40 多名测试者和对照组又参加了另一项测试。在这次测试中,所有人要说出随机选定的一天是星期几,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大事,以及他们在那一天做了什么。结果显示,这 40 多名极有可能拥有 HSAM 的测试者,比对照组表现得出色得多。

随后,我们又让 11 名表现最优秀的测试者,到研究中心做进一步测试。我们就 5 项个人经历进行了提问:小学的第一天、大学的第一天、18 岁生日、离开家后的第一个住处,以及大学最后一门考试的日期。测试结果显示,这 11 名潜在 HSAM 拥有者的得分达到了 85 分,远超对照组的 8 分。由此我们可以肯定,这 11 名年龄从 27 岁到 60 岁不等的测试者拥有 HSAM。

我们还试图通过一系列记忆实验来鉴别 HSAM 拥有者。在 8 项测试中,HASM 拥有者只在两项测试中表现高于常人:一项是给人的面孔与姓名配对,另一项是回忆见过的物体。但在这两项测试结果中,HSAM 拥有者和对照组的成绩差别也不算悬殊。我们还通过另外一些特征来辨别 HSAM 拥有者。比如,在这 11 名 HSAM 拥有者中,有 5 名是左撇子——这一比例大大高于平均水平。并且他们具有比较明显的强迫症特征。在一对一面谈时,他们都展现出了一些强迫症行为,如必须将个人物品放在一起,以及洁癖等。

为了了解 HSAM,我们还要了解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即这种记忆的差异是否与大脑的差异有关。磁共振成像(MRI)显示,在 HASM 拥有者的大脑中,有几个区域与控制组是有差别的,这些区域的灰质(gray matter,一种由神经元构成的组织)和白质(white matter,由包裹着白色、绝缘髓磷脂的神经纤维组成),在面积与形状上都有别于控制组,而且 HSAM 拥有者的大脑白质中,神经纤维的结构更有利于大脑各区域间的信息传递。

早期对大脑受损人群的一些发现,以及基于磁共振成像、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positron-emission tomography,PET)研究表明,HSAM 拥有者异于常人的大脑区域与神经通路,和他们超强的记忆力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这就是心理学家所谓的自传体记忆。在 HSAM 测试者中,颞叶 (temporal)和额叶皮层(frontal cortex)之间传递信息的神经纤维——钩束(uncinate fascicle)的连通性,要好于对照组。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发现,因为早有证据表明,钩束受伤会直接损害自传体记忆。

当然,我们的实验结果仅揭示了一种可能。我们并不清楚,是大脑结构的差异导致了超级记忆力的出现,还是这种记忆力的使用塑造了大脑结构。为了弄清这一点,我们需要知道,超级记忆是否在童年或者青春期前就存在。如果这种记忆能力是由基因决定的,我们最终就可以探测相关基因。然而,我们现在还不能证实,HSAM 拥有者的亲属拥有这种能力的几率会更高。  

【神经机制】

我们可以根据现有发现,对这些 HSAM 拥有者下一些暂时性的结论。首先,HSAM 拥有者拥有超凡的记忆力,并不是因为他们学东西比其他人更轻松。普通人同样能够记住几天前,譬如说上周二的某次课程或某个工作会议,但这些记忆在大约一周后就消失了。而 HSAM 个体却不是这样,他们的记忆非常持久。

其次,HSAM 拥有者的记忆系统,并非像摄影机或录音机那样,事无巨细地记录每时每刻发生的事件。HSAM 拥有者的记忆力,也与“S”不同——“S”是亚历山大?卢里亚(Alexander Luria)在《记忆大师的心灵》(The Mind of a Mnemonist)一书中提到的一位非常有名的病人,这位病人可以轻易学会并记住大量毫无意义的东西,比如说成行成列的数字。而且,HSAM 也不像那些记忆专家——那些人依靠大量的训练和技巧,可以记忆圆周率小数点后的成千上万位数字。

虽然 HSAM 拥有者的记忆不像“S”那样可以记住大量细节,但他们却是严格按照时间来记忆。而且,这种能力似乎与生俱来,不需要去学习。我们测试 HSAM 拥有者的问题,很多都是某一天的天气之类的,他们几乎不可能花时间和精力去准备这样的问题。当我们问他们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他们的回答一般都是:“我就是知道。”而且,虽然他们喜欢将日期与特定事件相联系,但对于自己出生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却毫无兴趣。

HSAM 拥有者通常非常喜欢自己的这项技能——这与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阿根廷作家,被誉为作家中的考古学家)的短故事《博闻强记的富内斯》(Funes the Memorious)中的类似人物完全不同。

博尔赫斯讲述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富内斯从马背上摔下来,此后他便拥有了精确记忆一切经历的能力;他甚至记得他见过的每棵树上掉下的每片叶子的样子。为此,他备受煎熬,认为自己的一生就像是一个“垃圾堆”。尽管普赖斯告诉我们,她认为自己的记忆是种负担,但大多数 HSAM 拥有者都因对过去的清晰记忆而感到高兴,他们的事业和社交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还是娱乐圈的,比如演员玛丽卢?亨纳(Marilu Henner)、著名电视制片人兼喜剧演员罗伯特?彼得雷拉(Robert Petrella)、小提琴家路易丝?欧文(Louise Owen)以及电台新闻播报员兼演员布拉德?威廉斯(Brad Williams)都是 HSAM 拥有者。

不过,HSAM 拥有者的这种非凡能力,并没有使这些人在工作中优于其他同事。彼得雷拉著有《鲍勃的书》(The Book of Bob)一书,里面记载了自他成年以来,每天发生的最棒的事。然而这只是他的一项消遣,与他的职业 (制作电视节目)并没有任何关系。

在研究 HSAM 时,研究人员参考了许多关于因大脑受损而拥有非凡能力的研究。1881 年,法国心理学家泰奥迪勒?里博 (Théodule Ribot)发表报告认为,大脑损伤会影响新记忆的形成,而旧的记忆则会保留。最近,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布伦达?米尔纳(Brenda Milner)以一位著名的病人——亨利?莫拉森(Henry Molaison,简称 H.M.)为对象,做了一项开创性的研究,向人们展示了无法形成新的个人记忆会是怎样。

为治疗癫痫病,莫拉森左右大脑的前内侧颞叶(anterior medial temporal lobes)都被拿掉了,自那以后,他几乎完全失去了形成新记忆的能力,尽管过去的记忆仍然完好无损,他的程序记忆(procedural memory,又称内隐记忆,也就是关于某件事、某个动作等如何做的记忆)能力也没有任何问题。

由此,一个全新的结论便诞生了:大脑中不同的系统负责不同类型的记忆——这完全颠覆了早前对记忆的研究。而 HSAM 拥有者对个人经历和公共事件拥有强烈且持久的记忆力这一新发现,也将帮助我们更好地研究大脑储存和提取记忆的方式,破解记忆的奥秘。

【记忆的奥秘】

1885 年,心理学家赫尔曼?埃宾豪斯(Hermann Ebbinghaus)的研究表明,重复行为可增强记忆。最近,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亨利?L?罗杰三世(Henry L. Roediger III)和普度大学的杰弗里?D?卡尔皮克(Jeffrey D. Karpicke)开展的一项研究也表明,经常回想也有助于提高记忆水平。

这些实验证明,我们的记忆力可以通过重复得到提高,普通人通过训练也能有超强的记忆力。

然而,普通人经过大量练习,恐怕也很难达到 HSAM 拥有者的水平,而 HSAM 拥有者并不需要为我们的测试做任何准备。通过多年的研究,麦高发现,人们往往对重要的情感经历有非常深刻的印象,但 HSAM 拥有者连一些陈年琐事都记得很清楚。

尽管我们通过媒体广泛召集,但迄今为止,我们也仅仅从上百位与我们联系的人中,挑选出了近 50 名 HSAM 拥有者。这个比例非常小,只占看到我们召集消息的人群的一小部分。如果这种能力对人类生存有益,它不可能如此罕见。或许,HSAM 是一项曾经对人类很重要,但现在几乎已经没用的技能。在印刷术出现以前,人类的文化大多是通过口头形式,代代相传的。在那个时代,一个记忆力超群的人,无疑会在同辈中拥有极高的地位。而在现代社会,这种高度组织的记忆力完全派不上太大的用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出现,使得拥有超级记忆的人,就像是在表演远古时代的特技。

我在想,那些我们之前排除出去的、认定不是 HSAM 拥有者的测试者,很可能拥有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记忆能力。他们中的一些人对自己的过去,同样有着清晰的记忆,只不过没有像 HSAM 拥有者那样,以日期来标记事件,他们也为我们研究记忆,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这一次,我们的研究对象,不是心智缺陷,而是奇妙的“超能力”,它就像是耸立于人类记忆之巅的“神秘殿堂”。这项由 14 年前一封意外邮件引发的研究,给我们和其他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人类的大脑究竟是怎样工作的。

(作者:詹姆斯?L?麦高/James L. McGaugh,奥萝拉?勒波尔/Aurora LePort;翻译:邱天;审校:毛利华)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超强记忆源自大脑异常?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