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举个栗子网站
  • 小说APP下载 xsz.tw 不带广告的小说站

举个栗子:抗衰老激素到底有没有用?

日报 举个栗子 2年前 (2017-12-31) 28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抗衰老激素到底有没有用?

在西方世界的古老传说中,远方有一口泉,曰青春泉(Fountain of youth),饮用其水或着沐浴其中即可重返青春。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寻找这口青春泉,大航海时代,欧洲人来到美洲探险,动力之一就是寻找传说中的青春泉。

1990 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人生长激素对 60 岁以上男人的效果”(Effects of Human Growth Hormone in Men over 60 Years Old)的文章,研究人员给 12 位 60 岁以上健康男子注射人生长激素(HGH),发现他们的肌肉体积和骨密度增加、身体脂肪减少。

HGH 是一种肽类激素,可以促进发育及细胞增殖。这种激素在 1920 年左右就被发现了,但到 1958 年才被用于临床治疗,1986 年礼来公司用基因工程方法制造成功。上述文章主要作者 Daniel Rudman 的研究方向是内分泌系统衰老和激素缺陷,他是威斯康星医学院的教授,并在密尔瓦基退伍军人医院任职,因此他的这项研究除了拿到联邦退伍军人事物部的资助外,也获得礼来公司的资助。

Rudman 在论文的讨论中提到,使用 6 个月的生长激素对净体重和脂肪组织的影响可抵消 10 到 20 年老化影响。正是这段话让很多人亢奋起来。

早在 1889 年,Charles Edward 就宣传注射豚鼠和狗的睾丸提取液能够延长寿命,进入 20 世纪后,激素方面的研究进展吸引了抗衰老研究的注意力。Rudman 的论文是第一次在人体试验上得到有效的成果。长寿是几千年来人类的梦想,现代科学出现之后,用科学手段和名义追求长寿成为一个聚宝盆,在很多人眼中,Rudman 的文章成了巨大的商机。于是有心人将 Rudman 的那段话解释成生长激素可以逆转老化过程,一个庞大的抗衰老产业从此诞生。

1993 年,美国抗衰老医学科学院(A4M)成立,至今在 110 个国家和地区有 26000 名认证成员,A4M 的核心理念就是 Rudman 的文章,认为青春泉就是 HGH。虽然名字听起来很响亮,但所谓抗衰老医学并没有获得官方承认。

成为抗衰老医学之父的 Rudman 则叫苦不迭,他从来没有提出用 HGH 抗衰老,而且认为大量使用 HGH 会出现不可预知的副作用。但是在金钱利益的推动下,Rudman 的话毫无作用。就这样,Rudman 不断地徒劳地提醒,一直到 1994 年因为脑手术并发症去世。

Rudman 这篇被广泛引用的文章只是一个临床研究,不能称之为临床试验。参试人员太少,只是通过在报纸上登广告招募来 23 个人,随机分组。此外其结果也受到质疑。例如 2007 年发表的斯坦福大学的一篇综述发现没有证据表明 HGH 可以延长生命,而且有很多副作用。这些研究遭到 A4M 和抗衰老产业的反击,在他们的鼓吹下,被冠以抗衰老激素之名的生长激素销售量快速增长,很多人每年花数千美元使用生长激素,医生们也常常胡乱开生长激素的处方,各种生长激素类补充剂充斥市场。

随着深入研究,生长激素的一些严重副作用渐渐显露出来,包括肿瘤、心脏病、关节问题等,更重要的是,从 2009 年以来,研究结果显示,生长激素水平高低与寿命的关系并不是之前想的那样水平越高越长寿,很可能相反。一项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生长激素高水平者往往早逝,动物研究发现低 HGH 水平反而获得长。

所谓抗衰老医学和生长激素疗法的理论基础是生长激素水平越高越长寿,老年人生长激素水平下降,因此要补生长激素,使得体内生长激素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如果上述说法得到证实,抗衰老医学和围绕生长激素的数十亿美元的庞大产业就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而且是害人的伪科学。

越来越多的研究不断地证实着这个结论,发表于《Aging Cell》4 月刊的最新研究是对抗衰老医学和生长激素产业的沉重一击。

这项研究是关于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GF-1)水平的,因为 HGH 的效应是通过促进身体合成 IGF-1 等激素来实现的。这是一项长期跟踪研究,跟踪 184 位 90 多岁的老人 11 年,发现血液中 IGF-1 水平和寿命有直接关系,IGF-1 水平越低,寿命越长,具体到每毫升血液中 IGF-1 少 1 毫微克相对于多活一个礼拜。

低 IGF-1 水平对癌症病人尤其有帮助,跟踪三年后,75%的低 IGF-1 水平的癌症病人依然存活,高 IGF-1 水平的癌症病人的存活率只有 25%。这个结果从另外一个角度证实了生长激素疗法可能导致肿瘤。

这项研究结果和之前的一项研究结果相符,那项研究发现很多百岁老人有一种基因缺陷,使得他们的 IGF-1 水平低于正常水平。

《Cell Metabolism》近期发表的一项 18 年跟踪研究,发现那些吃大量动物蛋白导致 IGF-1 水平的 50 到 65 岁者死于肿瘤的风险增高 4 倍,总死亡的风险增加 75%。

这几项研究揭示抗衰老激素很可能是无稽之谈。

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HGH、IGF-1 与寿命及疾病的关系相当复杂,远没有到定论的程度,但可以下结论的起码有一点:我们对人体的机能的理解还很浅薄,人体的机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聪明。

从生长激素的角度,随着年龄增长,生长激素水平下降很可能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人体为了避免老年疾病比如癌症等慢性病的必要手段,是人体的一种自身抗病能力,换句话说,是人体自身的抗衰老机制。因此,所谓的抗衰老医学和生长激素疗法是反其道而行之,它破坏人体自身的抗衰老机制,其结果自然是不仅不能延长寿命,反而能减少寿命。

过去几十年,类似的教训很多,雌激素疗法是另外一例,还有许多打着科学旗号的营养保健品。无论中外,最大的问题在于保健这个概念,认为需要吃某种或某些保健品来帮助身体去病延年,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保健的出发点不应该是补,而应该是发,让你的身体充分发挥本身的保健能力。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抗衰老激素到底有没有用?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