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举个栗子网站
  • 小说APP下载 xsz.tw 不带广告的小说站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日报 举个栗子 2年前 (2017-12-31) 35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从玛雅人到凯尔特人,从我们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到冰与火交织的维斯特洛大陆,虽然说着不同的语言,或者生活在不同的次元,但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砍下敌人的头颅,并拿来细细把玩,仿佛其中有无尽的乐趣。一些民族相信,敌人的头颅会为部落带来精神力量,还有一些被用来恐吓敌人,或制作成纪念品。甚至迪斯尼乐园里都有一个“缩人头奈德先生”(Shrunken-Head Ned)。(这样真的好吗?不会吓到小盆友吗?)

动物界的小伙伴们才不会这么麻烦呢。看到人类把敌人脑袋挂墙上,一种叫“猎蝽”(Assassin bug,学名 Reduviidae)的虫子露出不屑的神情。刺穿猎物、吸干汁液,是它们每天都在干的事情好吗?不仅如此,它们还会把猎物的尸体堆在背上。这可不是一两具尸体这么简单,而是一大堆,几十具已被吸干的空空躯壳。

又不是媳妇儿,干嘛背在背上?这看起来累赘多余的行为,却可以为猎蝽提供视觉和嗅觉上的伪装。

全世界共有几千种猎蝽。并不是每一种猎蝽都会“背尸体”,不过它们都有一个坚硬的邪恶口器——“喙”(rostrum)。用喙,猎蝽可以刺穿猎物的外骨骼——蚂蚁、白蚁、蜜蜂,都不在话下。(像袖剑吧?所以说,叫“assassin”是有原因的……)。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魏劳赫(Christiane Weirauch)介绍说,当插入猎物外骨骼之后,喙的外鞘就缩回,露出用于咀嚼的下颚和上颚。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然后,它们会释放出一种毒素,使猎物瞬间瘫痪,然后像蜘蛛一样液化猎物的内脏,并开始大吃特吃。这很像《星河舰队》里那种吃脑子的虫子。

接下来,利用它们外骨骼上的一种黏糊糊的分泌物,一些猎蝽会把猎物尸体粘到自己背上。魏劳赫说,猎蝽不像人类可以通过翻卷手肘而碰到自己的背部,因此它们到底是怎样把尸体放到背上的,目前还是一个谜。

那这些尸体有什么用呢?

它们能起到伪装的作用。如果一只壁虎想来一顿猎蝽大餐,它很可能会咬得一嘴蚂蚁壳,而不是鲜嫩多汁的猎蝽肉。

除了防御,这些尸体在捕食过程中也很有用。比如说,有一种专捕食白蚁的猎蝽,会在身上覆盖白蚁窝的材料,这样不仅无法看出来,连闻都闻不出来。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猎蝽的捕猎技巧远远不止于此。蚂蚁和白蚁通常有一种叫做“社会性免疫”(social immunity)的行为,它们会将已死和将死的伙伴清除出家门,避免疾病爆发(或避免睹物思情?也有可能)。猎蝽似乎知道并且利用这一点——它们会抓住一只白蚁,吸干它,然后把它晃晃悠悠的挂在自己的喙上,伸进白蚁堆,引诱下一只白蚁上当受骗跑过来。魏劳赫说,曾经有人见过一只猎蝽用这个小把戏连吃了 48 只白蚁。

还有一些猎蝽的前腿上会分泌黏糊糊的液体,把自己变成“捕蝇纸”。还有一些会从植物上收集树脂,来达到同样的效果。真的挺神奇,因为这类似于使用工具。(小虫子有时候就是这么聪明。有一种黄蜂,会用嘴衔起小石块,夯实它们埋有卵的泥土。这可能比我们的祖先发现用石头拍脑袋会疼要早得多)。

对猎蝽来说,如果有美味的千足虫可以吃,就没必要从植物那里偷粘液了。一些猎蝽只吃千足虫。千足虫也叫马陆,你可能见过它们,它们唯一的特征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脚(大概 300 对)。如果动物界举行赛跑比赛,它们一定比蜗牛还慢,因为一直在穿鞋。马陆会释放出毒液来驱赶捕食者。但这一点也不会困扰猎蝽——它们甚至会从防御腺体释放出类似的毒素。(很有趣,马达加斯加的黑狐猴很喜欢千足虫,但它不会吃掉它们,而是轻轻地咬,把马陆分泌出的毒素抹在身上,驱赶蚊虫)。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去年,魏劳赫在喀麦隆用诱捕灯捕捉猎蝽标本时,深深领教了这种马陆杀手的厉害。“我随手摸了一下脖子,立刻疼得死去活来,”她说。“所以,它们防御腺体分泌的液体里一定包含一些成分,使它们比一般的猎蝽毒性更强。我们猜想,这可能与它们所吃的马陆有关。”

现在,除了偶尔可能被狠狠咬上一口之外,猎蝽似乎对人类并没有害处。除了一组特殊的吸血接吻虫(kissing bugs)——锥蝽,因其喜欢在人唇边吸血而得名。如果他们在咬人时正好排出了粪便,粪便中的寄生虫就会从伤口进入人体,引起慢性的心脏病(查加斯氏病),会在几十年后才出现症状。查加斯氏病,又叫美洲锥虫病,在南美洲已经成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目前在美国也越来越多。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查尔斯·达尔文在南美洲时,就曾和接吻虫亲密接触——有人认为,他从 1839 年开始患的疾病,就是来自于接吻虫的叮咬。很显然,在梦中被接吻虫亲嘴,对他来说还不够恶心,他还把接吻虫作为聚会的恶作剧。在小猎犬号日记中,他写道,他曾捉住一只接吻虫,然后“将它放在一张坐满了人的桌子上,只要有人伸出手指,它就祭出吸管,大胆吸血。”

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猎蝽这种小虫子具有难以置信的多样性。无论它们是吃白蚁还是千足虫,都是名符其实的昆虫刺客。

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被迪斯尼拍成一部动画片,起名叫《背尸手杰克》。

(编译自 Matt Simon 发表在 Wired 的文章:The Ferocious Bug That Sucks Prey Dry and Wears Their Corpses)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猎蝽:动物界的“赶尸人”?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