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个栗子:我们的大脑,真的只开发了一成?

我们的大脑,真的只开发了一成?的头图

如果我们能够善用头脑里还未开发的部分,我们可以变得更有智慧,更加有创新性,所有人都乐见此事。可惜的是,克劳迪娅·哈蒙德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有多少医学假说可以给我们挑选研究,数量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但是,身体的某一部位似乎吸引了更多目光,也许这并不公平。对了,就是大脑。我最喜欢的一个有关大脑的假说就是我们只利用了大脑的10%。这个想法很有诱惑力,因为它暗示了这种可能性,只要你能将浪费的90%的部分善加利用,我们就有可能变得更有智慧,更加成功,或者更有创新性。这有可能激励我们更加努力,但是,不幸的是,这种假说毫无道理可言。

首先一点,我们要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什么的10%?如果人们指的是大脑区域的10%,那么要驳倒这个想法就再容易不过了。利用一个我们叫做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的技术,神经学家可以观察机器扫描的图像来确定当人们思考某事的时候,大脑的哪个部分处于活跃状态。一个像紧握或者松手这样的简单动作或者像说几个词语这样的简单过程,大脑的活跃范围也远远超过了十分之一。即使你百无聊赖,你的大脑却在忙前忙后——它或许正在控制呼吸或者心率这样的功能,或者在回想你想要做的事情。

也许10%指的是大脑细胞。但事实却并不如此。当有多余的神经细胞时,它们要么退化后相继死亡,要么被附近其它的地方征调。我们的大脑细胞绝对不会无所事事,否则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事实上,我们的大脑消耗了我们巨大的资源。根据认知神经学家塞尔吉奥·黛拉·撒拉的说法,让脑组织本身活着就需要我们所呼吸的氧气的20%。

毋庸置疑,自然有时确实会造就奇怪的设计。但是进化出的大脑是我们所需大小的10倍,那就更奇怪了,毕竟这样的大家伙大量耗费着我们的生存资源,更别说没人帮忙的情况下,产妇还有可能因此难产,甚至死亡了。

但是仍然有很多人紧盯我们只利用了大脑的10%这个说法不放。这个说法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神经学家索菲.斯科特参加的急救课程上弥漫开来,某位急救老师在一次急救课程培训课程中保证,就算头部受伤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事实上”,我们只利用了大脑的10%。他不仅在10%这个数值犯了错误,但他也对大脑损伤影响的评估也大错特错。即使一个小小的损伤也会对人类的功能拥有巨大的影响。这位急救老师可能并不妄图在课程上去指导一位神经学教授,而斯科特立即辟了谣。

那么这样一个毫无生物学或者生理学基础的想法怎么会广为传播呢?顺藤摸瓜找到说法的最初来源并非易事。美国心理学家、哲学家威廉.詹姆斯在1908年的《人类的力量》一书中讲到,我们“正在利用的脑力和生理资源只占可利用资源的一小部分”。他对于我们能够成就更多表示乐观,但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百分比。10%的数据在1936年版的由戴尔?卡耐基写的畅销书《如何赢得朋友和影响别人》序言中有所提及,有时,人们说爱因斯坦是这个说法的由来。但是黛拉?萨拉教授寻找引证的尝试无功而返,而那些研究爱因斯坦档案的人士也没发现任何记录。所以,似乎这也成了一团迷雾。

还有另外两个现象造成了这个误解。大脑里十分之九的细胞是所谓的胶质细胞。这些后勤细胞——脑白质,给其它10%的细胞——神经细胞,提供了生理和营养支持,神经细胞除了支持思考功能外也是灰质的组成部分。也许人们听说只有10%的细胞发挥功能,并且还提出了假设说我们胶质细胞也能善加利用。但是这些是完全不同的细胞种类。一下子将他们转变为神经细胞,给我们大脑带来额外的动力,是完全不可能的。

虽然这样说,还是有一小群患者在大脑扫描中显示了他们的与众不同。在1980年,一位名叫约翰.罗伯英国的儿科专家在科学杂志中提到,他的脑积水患者几乎没有大脑组织,但也行动自如。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人也能利用大脑的额外功能,只是说明了这些人已经适应了非常情况。

当然啦,如果我们花大力气研究这个领域,我们会学习到新的东西,而且神经可塑性领域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我们的大脑可以改变。但是我们并没有涉及大脑的新领域。我们只是在神经细胞之间或者创造了新的联系,或者摈弃了我们不再需要的旧有联系。

我们在这个假说上发现的最有趣的情况是,当你告诉人们这个假说无法成立时,别提人们有多失望了。也许是10%的数据太有吸引力了,它为提升提供了巨大的潜能。我们都希望变得更好,如果我们努力的话,我们都希望做到。但是,遗憾的是,找到了大脑未被利用的部分并不意味着奇迹就会发生。

(整理自译言网)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抢沙发
头像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
一言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