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举个栗子网站
  • 小说APP下载 xsz.tw 不带广告的小说站

举个栗子:他体内的蠕虫,你的良药?

日报 举个栗子 2年前 (2017-12-31) 21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他体内的蠕虫,你的良药?

蠕虫疗法已经兴起多年,但这一疗法至今仍存有许多争议。蠕虫疗法近期又取得了哪些进展?它是否真的安全可靠呢? William C. Gause 将让你对这一疗法有更为深入的认识。

2006 年,一位名为 Jasper Lawrence 的男子来到非洲,赤脚在还冒着热气的人体排泄物中行走,好让自己感染上钩虫。他与其他一些蠕虫疗法的倡导者一样,认为工业化社会太过整洁,人们在为自己的房屋以及身体进行消毒时,同时也消灭了人体内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肠道蠕虫。

这一疗法需要人们通过吞咽或让其在皮肤上爬行而有意地感染蠕虫或寄生虫。据称这样能缓解一系列自身免疫疾病及炎症,如过敏、传染性粘液囊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 ,IBD)以及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 ,MS)。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还并未批准蠕虫疗法,然而 Lawrence 于 2007 年开始通过网络向全球各地的自身免疫病患者出售自己培养的蠕虫,如今,他的生意已经扩展到了英国外。

Lawrence 所办的这类公司还属于新兴企业,然而研究者们对寄生蠕虫以及它们对免疫系统的影响所进行的研究已持续数十年了。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免疫和炎症中心主任 William C. Gause 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对自身免疫病及蠕虫疗法进行研究,并在 2004 年开始将其视为他的研究重点。近期我有幸针对这一领域所取得的进展请教了 Gause,以下即为他所做出的回复。

蠕虫疗法主要是用于治疗传染性粘液囊病,如溃疡性结肠炎以及克隆氏症。对于该疗法在治愈这些疾病中取得的成果,你能向我们列举一些成功案例吗?

之前加利福尼亚州有位传染性粘液囊病的重症患者,标准的类固醇疗法对他没有效果。于是他去了泰国,那儿的医生让他感染了人工培养的鞭虫,后来他的病情很快就好转了,这可真是难以置信。

举个栗子:他体内的蠕虫,你的良药?

寄生虫只可以在体内存活几年,在它们离开以后,那位患者又再次患上了传染性粘液囊病。之后他去旧金山大学接受了治疗,但是病情并没有好转。医生们告诉他,如果他再到泰国去感染蠕虫,那么他们将对他的病情进行跟踪记录。当然了,所有这些都只是传闻,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感染了蠕虫之后,病情果然又有了好转。

一位名为 P’ng Loke 的研究员搜集了自己肠道的活组织检查数据,结果发现他肠道内的免疫反应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变化。在调节有害炎症方面,寄生虫似乎起着重要的作用。针对这一情况,Loke 于 2010 年在《科学转译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上发表了一篇相关论文。那真的是个振奋人心的研究。

蠕虫疗法研究近期又取得了哪些显著成果呢?

类型 1/类型 2 的免疫反应概念的发展是 20 世纪 80 年代取得的重要成就。人们从那时候开始了解到免疫反应分为两种不同类型。类型 1 是在感染病毒或是细菌之后的反应,这样的免疫反应会促使特定的细胞激素(免疫系统内会影响其它细胞的分泌物)含量增加。

类型 2 是另一类不同的免疫反应,这样的反应会在感染蠕虫之后发生。这样的免疫反应与由过敏原引发的反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也有不同之处。

那就是说蠕虫和过敏原都可以引发相同的免疫反应,也就是类型 2 的反应,但是蠕虫似乎可以减缓免疫反应,而过敏原会加剧免疫反应。这又是为什么呢?

虽然乍听上去这可能有些矛盾,因为它们都会引发类型 2 的反应,但有一点不同的是蠕虫引发的反应涉及更多调控成分(免疫系统内抑制免疫反应的物质)。现在人们已经清楚了,蠕虫的感染会引发类型 2 的免疫反应,同时还会提高调控细胞群的数量。这两者结合就会形成抵御寄生蠕虫的保护性反应。

你能解释一下什么是“保护性反应”吗?

当蠕虫在组织内移动时,由于它们要穿过细胞并分泌具有破坏性的酶类,因此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蠕虫感染会促使一些让伤口愈合的重要成分产生,这就让蠕虫的寄生变得不再那么让人难受。

保护性反应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抵御型,这一类反应最终会驱走蠕虫。另一类为忍受型,这类反应会让人们与蠕虫共生,同时控制住蠕虫带来的伤害。这在过敏反应中并不常见。过敏反应与类型 2 的免疫反应相似,完全不受控制。这样的反应缺乏蠕虫感染所引发的调控反应。

据说蠕虫疗法可以治愈许多疾病,比如多发性硬化、传染性粘液囊病、糖尿病、过敏乃至自闭症。那么这些病症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呢?

是的,它们之间确实有联系。这些疾病都会导致免疫系统出现问题,并造成严重的炎症。像多发性硬化、I 型糖尿病以及传染性粘液囊病这样的疾病,最为突出的就是类型 1 的免疫反应。这样的免疫反应就像一条共通的线将这些不同的疾病联系在一起。

如果有害炎症确实是自闭症的一个重要方面,那么蠕虫引起的类型 2 的免疫反应,也就是说引发的调控成分,也许就能够控制炎症。

蠕虫疗法的倡导者认为,在年幼时接触肠道寄生虫会对人们的免疫系统大有裨益。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就需要想到寄生虫长时间寄生在宿主体内的情况,长时间的感染会使寄生虫与宿主得到协同进化。很可能的一种情况就是,这样的协同进化会决定儿童体内刚刚形成的免疫反应。最终促使能控制有害炎症的成分产生。

那么我们到底应不应该让孩子们在年幼的时候感染蠕虫呢?

我认为目前还不能对此下定论。这还需要更多的测试。不过我认为蠕虫疗法是有潜力的,蠕虫也许能用来引发能抑制有害的自身免疫病以及炎症的调控成分。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深入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

就目前来说,感染的过程有点儿…唔…有点儿恶心。采用这一疗法的人们要么吞咽蠕虫幼虫,要么让蠕虫在皮肤上爬行。有没有可能通过其他的方式来感染蠕虫呢?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不仅采用蠕虫,还采用蠕虫所制成的物质。如果我们能弄清蠕虫究竟是如何引发调控免疫成分的,那么就能利用这一点,而不再使用活的蠕虫了。

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一领域的研究还并不充分呢?

我们最近才开始将蠕虫或蠕虫制品运用于临床试验,然而要执行并完成这样的临床试验,需要花费多年的时间。我并不认为我们缺乏资金,蠕虫疗法现在只是在经历一个正常的发展阶段。

对于将寄生虫运用于人类临床试验中,食物及药品管理局是如何回应的呢?

他们已批准将猪鞭虫或鞭虫卵(TSO)作为用于临床试验的新药,这为我们在临床试验中取得进步提供了条件。TSO 是严格按照药物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而制作的,并且已经在临床试验中运用了多年。这是被允许用于临床试验系统的首批药物中的一个,希望以后能对它们做更多的研究。

要让蠕虫疗法得到批准,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

最主要的问题是时间。对于经费,我们当然不会嫌少,但我不得不说我们没有得到经费支持。

对于蠕虫疗法,有人存在异议吗?

在对人们采用蠕虫疗法时,总会存在“恶心”的问题。不过在我看来,控制由蠕虫引发的类型 2 免疫反应所释放的调控成分,已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值得深入探究的方向。

自行感染寄生虫存在多大的危险性呢?在线购买蠕虫是否安全?

对于那些用未达标的活蠕虫治理病人,或是采用偶然成功的方法治疗病人的情况,我其实是比较担心的。我们并不想急于求成,不赞成使用还没有达到可开发水平的疗法。首先应该确定这些疗法对实验模型有效,然后再将其运用于临床试验中,之后才能运用到第二阶段的临床试验,最后再看实验结果。

你对这些蠕虫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研究,那么假如你患上了上述某种病症,你会去感染蠕虫吗?

有关蠕虫疗法已经有了很多令人心动的案例,不过对于尝试这种疗法我仍旧还存有质疑。因为迄今为止,我们仍旧没有标准的疗法。同时还必须考虑蠕虫疗法的副作用,比如:这些蠕虫是从何而来?蠕虫还携带了什么细菌呢?这些都是确实存在的危险因素,我建议人们再耐心些,看蠕虫疗法究竟会有怎样的发展。结果可能是蠕虫对某些炎症有效,对另一些则不起作用。要让蠕虫疗法成为真正适用于公众的疗法,还需要我们再花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去探索。

【作者:Julia Calderone(是一名生物学家出生的科学作家,目前居住于加利福尼亚州北部);译者:海带丝;审校:李想】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他体内的蠕虫,你的良药?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