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shu.tw 读书网、小说免费阅读网站

举个栗子:为什么我们一见萌物就喜欢?

日报 举个栗子 3年前 (2017-11-14) 46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举个栗子:为什么我们一见萌物就喜欢?

有没有一看到萌犬或是可爱的北鼻就有一种景涛附身般想吼一句“快到碗里来!”的赶脚呢?或者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戳戳你亲孙子粉嘟嘟的小脸蛋呢?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最新研究发现面对萌物表面上毫无理由便飙升的攻击值其实十分正常。

事实上,地球人不仅愿意把内心的残暴心理用简单粗暴的语言,比方说“我就想捏点啥!”,表达出来,还特热衷于付诸实践。在研究中,在周五呈现的个性与社会心理研究年会上,研究人员发现,人们在观看萌物系 ppt 的时候要比观看 2B 系或正常系捏破包装纸上的泡泡数更多。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正能量的影响,一种想要接近的表示,甚至于一种失控力”,研究学者丽贝卡?黛儿(Rebecca Dyer)表示,她是耶鲁大学心理专业的研究生。“你懂的,你觉得受不了,欲罢不能,就是那种赶脚。”

好萌

黛儿与一位同学闲聊人们经常想对萌萌的小东西捏捏掐掐后,对她和她同事所谓的“激萌”产生了深厚的兴趣。目前所有的研究得出的都是相反的结论,她告诉趣味科学网(LiveScience)。人们正常来讲应该以温柔和爱护对待可爱的小动物的。

而事实上,黛儿表示,人们看到像毛球一样相互滚来滚去的小猫崽儿时,也不是真想去伤害这一篮子萌物。

“你也不用担心我们研究会有什么冉冉升起的暴力新猩,”她说。

但奇怪的事也不是没有。于是黛儿和她的合著者,同样是耶鲁大学研究生的奥丽埃纳?阿拉贡(Oriana Aragon),就先做了个实验看看“激萌”到底是不是笔上谈兵。她们在网上找来了 109 个研究对象,让他们看萌系,二系和普通系动物的照片。萌系动物可以是个毛茸茸的汪星人,二系动物可能是个把脑袋伸出车窗的小哈的随风鼓动的下巴颏。正常系的呢可能就是有一只严肃的老狗的图片。

研究对象按萌属性和二属性给图片打分,还要形容出他们对图片的失控程度——比方说,如果他们同意对这幅图让他们感到“我受不鸟啦”。同样地,研究对象按这幅图有多想让你“想发出‘额呜!’”和“想捏东西”也进行了打分。

必然的是,动物越可爱,人们就越容易失控,就越想低吟一声“额呜”,就越想捏点什么。萌物比二货动物更容易让人产生这种感觉。而二货动物在这方面又比普通动物略胜一筹,可能是因为人们觉得二二的动物也挺有爱的,黛儿解释道。

抗萌

尽管如此,这些研究结果只能证明人们对萌物有一种言语表达的倾向,而不能证明真实情感。于是黛儿和她的同事邀请了 90 名志愿者参与一个心理实验室,并观看萌系动物,二货动物,正常动物的组图。

研究人员告知研究对象这是一个有关肌肉活动与记忆能力的研究,然后把泡泡包装纸发给研究对象。这些人也被告知可以按自己意愿捏破任意多个泡泡,只要他们是在动就行。

实际上,研究人员真正的目的是想了解,与对二货动物和正常动物相比,人们是否会对萌物产生一种直接外向的攻击性,也就是捏爆更多泡泡

而事实就是这样。看萌物组图的人们平均捏破 120 个泡泡,看搞笑系的平均捏破 80 个,而看正常系的差不多平均捏破的泡泡数量则为 100 出头。

黛儿表示她和她的同事还没搞清楚为什么萌属性,甚至是相对来讲无害的小东西们,会引发有暴力特征的行为。可能是看到一个闪烁着大眼睛的北鼻或者是圆滚滚的小汪星人会激发我们对这种生物的爱护,黛儿说道。但因为这个动物只是一张图片,并且在现实生活中,即使我们想,可能也没机会照看这样一只萌物,于是挫败感油然而生。这种挫败感则可能导致强烈的攻击性。

或者说,人们其实是在刻意控制自己不去伤害小动物以至于他们伤害了这些小动物,就好像一个孩子想轻抚小猫但未曾想抓得太紧了(有可能还为此被猫挠了一下)。

也有可能,原因不光在于萌属性,黛儿说道。许多泛滥的正能量可能看起来是消极的,就像当美国小姐接受加冕时却哽咽了一样。人们可能会被过高的积极情绪所湮没。

“可能是因为我们处理正能量的方式使其变了味,”黛儿解释道。“而这刚好做了下调节,让我们保持情绪上的平衡并且释放富余能量。”

(整理自译言网)


举个栗子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举个栗子:为什么我们一见萌物就喜欢?
喜欢 (0)
举个栗子
关于作者:
建筑工地上施工员,闲暇时弄个博客打发时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